世界医学大会赫尔辛基宣言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
2019-04-17 21:08:10   湘雅三医院 审核人:   (点击次数:)

世界医学大会赫尔辛基宣言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

世界医学大会赫尔辛基宣言

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准则

通过:第18届世界医学大会,赫尔辛基,芬兰,1964年6月

修订:第29届世界医学大会,东京,日本,1975年10月

第35届世界医学大会,威尼斯,意大利,1983年10月

第41届世界医学大会,香港,1989年9月

第48届世界医学大会,SomersetWest,南非,1996年10月

第52届世界医学大会,爱丁堡,苏格兰,2000年10月

一、前言

1.世界医学大会起草的赫尔辛基宣言,是人体医学研究伦理准则的声明, 用以指导医生及

其他参与者进行人体医学研究。人体医学研究包括对人体本身和相关数据或资料的研究。

2.促进和保护人类健康是医生的职责。医生的知识和道德正是为了履行这一职责。

3.世界医学大会的日内瓦宣言用“病人的健康必须是我们首先考虑的事” 这样的语言对医

生加以约束。医学伦理的国际准则宣告:“只有在符合病人的利益时,医生才可提供可能对病人

的生理和心理产生不利影响的医疗措施”。

4.医学的进步是以研究为基础的, 这些研究在一定程度上最终有赖于以人作为受试者的试

验。

5.在人体医学研究中,对受试者健康的考虑应优先于科学和社会的兴趣。

6.人体医学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改进预防、诊断和治疗方法, 提高对疾病病因学和发病机理

的认识。 即使是已被证实了的最好的预防、 诊断和治疗方法都应不断的通过研究来检验其有效

性、效率、可行性和质量。

7.在目前的医学实践和医学研究中,大多数的预防、诊断和治疗都包含有风险和负担。

8.医学研究应遵从伦理标准,对所有的人加以尊重并保护他们的健康和权益。 有些受试人

群是弱势群体需加以特别保护。必须认清经济和医疗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的特殊需要。要特别关

注那些不能做出知情同意或拒绝知情同意的受试者、可能在胁迫下才做出知情同意的受试者、从

研究中本人得不到受益的受试者及同时接受治疗的受试者。

9.研究者必须知道所在国关于人体研究方面的伦理、 法律和法规的要求,并且要符合国际

的要求。任何国家的伦理、法律和法规都不允许减少或取消本宣言中对受试者所规定的保护。

二、医学研究的基本原则

10.在医学研究中,保护受试者的生命和健康,维护他们的隐私和尊严是医生的职责。

11.人体医学研究必须遵从普遍接受的科学原则,并基于对科学文献和相关资料的全面了解

及充分的实验室试验和动物试验(如有必要)。

12.必须适当谨慎地实施可能影响环境的研究,并要尊重用于研究的实验动物的权利。

13.每项人体试验的设计和实施均应在试验方案中明确说明,并应将试验方案提交给伦理审

批委员会进行审核、评论、指导,适当情况下,进行审核批准。该伦理委员会必须独立于研究者

和申办者,并且不受任何其他方面的影响。该伦理委员会应遵从试验所在国的法律和制度。委员

会有权监督进行中的试验。研究人员有责任向委员会提交监查资料,尤其是所有的严重不良事件

的资料。研究人员还应向委员会提交其他资料以备审批,包括有关资金、申办者、研究机构以及

其它对受试者潜在的利益冲突或鼓励的资料。

14.研究方案必须有关于伦理方面的考虑的说明,并表明该方案符合本宣言中所陈述的原则。

15.人体医学研究只能由有专业资格的人员并在临床医学专家的指导监督下进行。必须始终

是医学上有资格的人员对受试者负责,而决不是由受试者本人负责,即使受试者已经知情同意参

加该项研究。

16.每项人体医学研究开始之前,应首先认真评价受试者或其他人员的预期风险、负担与受

益比。这并不排除健康受试者参加医学研究。所有研究设计都应公开可以获得。

17.医生只有当确信能够充分地预见试验中的风险并能够较好地处理的时候才能进行该项人

体研究。如果发现风险超过可能的受益或已经得出阳性的结论和有利的结果时医生应当停止研究

18.人体医学研究只有试验目的的重要性超过了受试者本身的风险和负担时才可进行。这对

受试者是健康志愿者时尤为重要。

19.医学研究只有在受试人群能够从研究的结果中受益时才能进行。

20.受试者必须是自愿参加并且对研究项目有充分的了解。

21.必须始终尊重受试者保护自身的权利。尽可能采取措施以尊重受试者的隐私、病人资料

的保密并将对受试者身体和精神以及人格的影响减至最小。

22.在任何人体研究中都应向每位受试侯选者充分地告知研究的目的、方法、资金来源、可

能的利益冲突、研究者所在的研究附属机构、研究的预期的受益和潜在的风险以及可能出现的不

适。应告知受试者有权拒绝参加试验或在任何时间退出试验并且不会受到任何报复。当确认受试

者理解了这些信息后,医生应获得受试者自愿给出的知情同意,以书面形式为宜。如果不能得到

书面的同意书,则必须正规记录非书面同意的获得过程并要有见证。

23.在取得研究项目的知情同意时,应特别注意受试者与医生是否存在依赖性关系或可能被

迫同意参加。在这种情况下,知情同意的获得应由充分了解但不参加此研究与并受试者也完全无

依赖关系的医生来进行。

24.对于在法律上没有资格,身体或精神状况不允许给出知情同意,或未成年人的研究受试

者,研究者必须遵照相关法律,从其法定全权代表处获得知情同意。只有该研究对促进他们所代

表的群体的健康存在必需的意义,或不能在法律上有资格的人群中进行时,这些人才能被纳入研

究。

25.当无法定资格的受试者,如未成年儿童,实际上能作出参加研究的决定时,研究者除得

到法定授权代表人的同意,还必须征得本人的同意。

26.有些研究不能从受试者处得到同意,包括委托人或先前的同意,只有当受试者身体/精

神状况不允许获得知情同意是这个人群的必要特征时,这项研究才可进行。应当在试验方案中阐

27.作者和出版商都要承担伦理责任。在发表研究结果时,研究者有责任保证结果的准确性。

与阳性结果一样,阴性结果也应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公之于众。出版物中应说明资金来源、研究附

属机构和任何可能的利益冲突。与本宣言中公布的原则不符的研究报告不能被接受与发表。

三、医学研究与医疗相结合的附加原则

28.医生可以将医学研究与医疗措施相结合,但仅限于该研究已被证实具有潜在的预防、诊

断和治疗价值的情况下。当医学研究与医疗措施相结合时,病人作为研究的受试者要有附加条例

加以保护。

29.新方法的益处、风险、负担和有效性都应当与现有最佳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方法作对比。

这并不排除在目前没有有效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方法存在的研究中,使用安慰剂或无治疗作为对

照。

30.在研究结束时,每个入组病人都应当确保得到经该研究证实的最有效的预防、诊断和治

疗方法。

31.医生应当充分告知病人其接受的治疗中的那一部分与研究有关。病人拒绝参加研究绝不

应该影响该病人与医生的关系。

32.在对病人的治疗中,对于没有已被证明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方法,或在使用无效的情况

下,若医生判定一种未经证实或新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方法有望挽救生命、恢复健康和减轻痛苦

,在获得病人的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应不受限制地应用这种方法。在可能的情况下,这些方法应

被作为研究对象,并有计划地评价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记录从所有相关病例中得到的新资料,适

当时予以发表。同时要遵循本宣言的其他相关原则。

关闭窗口
中南大学  医学伦理学研究中心版权所有   湘ICP备05005659 湘教QS3-200505-00020   
部分地由NIH Fogarty Program支持建立(建议使用IE6以上版本浏览)